八一中文网 > 回到明末玩淘宝 > 第一百六十八章 考察民心
    方原在苏州城等了半个月,郑芝龙那方终于传来了使者的消息,郑芝龙派出的和谈使者前来苏州城,带来了新的和谈条件。

    既然主动派和谈使者来了,证明郑芝龙在向方原示弱,暂时还没有北上侵扰的打算,方原悬着的心儿也落了下去。

    至于和谈使者,方原根本不想见,甚至连带来的和谈条件也没看,直接令秦展打发了使者一百两银子,赶回了福建,顺便令使者又带回了两个钱氏族人的人头。

    这已是方原送去福建的第十个钱氏族人的人头。

    方原不和郑芝龙的使者谈判,又示好似的给了一百两银子打发上路,那是在暗示郑芝龙,派来的这个和谈人选,他根本不接受。送上钱氏族人的人头,那是表明斩杀钱氏族人的工作还会继续。

    他唯一能接受的和谈人选,就是被扣押的柳如是。不放回柳如是,他会继续杀,直到杀光钱氏族人为止。

    郑芝龙主动示弱,松江府那方直到现在还没动静,看来今次是没与常州府勾结在一起。

    常州府那方又传来的消息,经过这些游行的文人近一个月的闹腾,文人骚乱的兴头有所减弱,所谓的绝食抗议,也没有饿死一人,全是在作秀。

    反倒是确有一些别有用心的文人,开始借着游行,绝食的名义,开始扰民,在百姓家强吃强住,搞得乌烟瘴气。常州府、无锡县、宜兴县的百姓是苦不堪言,已与这些文人爆发了几起较大的冲突,死伤了数十人。

    常州府衙官吏的求助书信是一封接着一封,传到了方原面前,全是恳求方原出面干预的。

    方原之前的态度是不闻不问,任由这起骚乱事件继续发酵。人,总是会同情弱者的,就这么带玄甲军、锦衣卫平定了文人骚乱,常州府事不关己的百姓多半还会对文人报以同情,怜悯。

    只有将整个常州府的百姓也拉下水也湿湿脚,真的感同身受,痛在己身,才能瞧清楚这些文人伪善的真面目。

    方原还在等,等锦衣卫那方传来搜集的县令林饬,还有顾家后人作奸犯科的证据。

    到了二十日后,前去无锡县收集情报的锦衣卫终于回来了,带来了侦查到县令林饬,顾家至少勾结起来低价侵占民屋的情报。

    有了这些顾家作奸犯科的情报,平定文人骚乱的时机终于成熟了。常州府的官吏既然都慌了神,文人骚乱又引起百姓的公愤,顾家的罪行也被查实得一清二楚,方原还有什么担忧的?

    他领着四千玄甲军,五百锦衣卫,直接杀到了常州府的境内。

    整个常州府闹得最厉害的就是武进、无锡、宜兴三县,方原分别派景杰、李宗泽二人,每人领一千玄甲军,前去常州府治所所在的武进县,还有宜兴县稳定局势。

    他交代的原则就是,不要杀伤,只是前去维护当地治安,逮捕趁机扰民,闹事,砸车的别有用心之人,并劝说所有参与游行闹事的文人结束绝食、游行,回家该干嘛干嘛。

    方原自个儿则率领两千玄甲军,五百锦衣卫,进驻闹腾得最欢,东林书院所在的无锡县。

    方原率军在无锡城外驻足,令麻林领玄甲军从望湖门而入,前去东林书院前控制局面。

    他自己却带着秦展,还有五十个着了便装的锦衣卫进入无锡县城。锦衣卫半个月来查实了林饬、顾家的案子有八、九起,大部分是与东林书院扩建相关的案子。

    方原要先去面见的,就是这些受到了县令林饬,还有顾家侵犯的百姓,掌握林饬,顾柄第一手违法犯罪的资料。

    方原一行人从望湖门而入,步行在无锡县城,整个无锡县城大街小巷的墙壁上贴满了抗议暴政,焚书坑儒,侮辱孔圣,严惩杀人凶手梁山流寇的贴纸,一派乱糟糟的景象。

    方原看了这些标语,愕然问,“老四,文然骚乱与梁山流寇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秦展低声说,“老大,梁山活剐了卸任的首辅周延儒,周延儒是宜兴人,这是宜兴县文人提出的述求。”

    方原冷笑了一声,这些文人倒是帮亲不帮理,周延儒栽赃陷害,害得梁山首领李青山被活剐时,怎么不见这些文人出来主持公道?

    他绕着大街小巷走了一圈,由锦衣卫带到核实的一户需要向县令林饬、东林书院的顾家伸冤的百姓家,见到一个老者正在默默的撕扯着贴在自家门前的宣传口号。

    看来寻常百姓真的对这些骚乱文人已不堪其扰。

    方原凑近了老者问,“老翁,这无锡县是在闹腾什么呢?”

    老者瞥过他一眼问道,“你是外地人?”

    方原随口敷衍说,“是,来本地做做买卖,却见到满城都贴满了这些,谁在焚书坑儒?”

    老者叹声说,“不瞒你说,还能有谁,就是四府总督方原方总督。”

    方原又问道,“这个方总督怎么个焚书坑儒?”

    老者呸了一口说,“哪里有焚书坑儒?听说方总督在苏州府、松江府搞了个什么信访制度,专替老百姓做主,惩戒贪官污吏,富商豪强的,我还巴望着方总督早点来无锡县呢!这些小崽子成日是吃饱了没事闲得慌,弄得整个县城乌烟瘴气。”

    看来大字不识几个的百姓还是分得清孰是孰非的,倒是那些读书读傻了的文人却在颠倒是非,强奸民意!既然民心可用,还有什么可顾虑的?

    方原已是心中有数,笑了笑说,“老翁,听说你有冤情要伸?”

    老者愕然望着他,开始揣测他的身份,“你是谁啊?”

    秦展几步上前报上了方原的大名,“他就是方总督,想伸冤找方总督那就对了!”

    “方总督?”

    老者不可思议的望着方原,看了一会,终于还信了,突然跪了下来,“方总督,你爱民如子,海青天在世,替我讨回祖屋吧!我齐家祖祖辈辈都住在那里,不能丢了啊!我给你磕头,磕头了!”

    方原忙扶起了他,阻止了他继续磕头,“齐翁,一五一十的说吧!我方原就是百姓最大的靠山,没什么需要顾忌!

    齐翁想起了伤心事,神色黯然的说,“就是那个顾家的顾柄,为了重建东林书院,勾结县令林饬低价侵占了我的祖屋,我就被赶到这个小巷子,住了十年啊!说多了都是泪,不说了!”

    他说着说着已是老泪纵横,不时用满是皱纹的手擦拭着泪水。

    东林书院经顾宪成第一次修建后,在魏忠贤当权时被毁过一次。但在崇祯上台后,顾家又重建了东林书院,看来这个齐翁就是顾家二次重建东林书院时的受害者。

    方原根本不理会什么东林党的鼻祖-顾家,既然连杨涟的后人都给灭门了,钱谦益的族人也杀了,还会差一个顾宪成的后人?

    方原呵呵一笑说,“齐翁,还有没有其他与这个顾家有牵连,被顾家,东林书院霸占了产业的百姓,你都找来,我一次性给你们办了。”

    齐翁连连点头,拉着方原进了一间黑黝黝,光线极差的小屋子,稍稍安顿好,便去走家串户,联络要伸冤的左邻右舍。

    方原在这间阴暗潮湿的小屋子里等了两个时辰,齐翁就联络了八户人家,一起来拜见方原。

    八户百姓七嘴八舌的控诉着顾家为了扩家东林书院,低价强行占用民屋的恶行。

    方原当然不会偏信百姓一方的说辞,便让齐翁,还有这些百姓拿出了卖房契约,又令秦展去无锡城里核实房屋价格,判断是否属于低价收购。

    秦展出门了半个时辰,便回来汇报,这些卖房契约确实只有无锡房价的一半左右。

    齐翁这些百姓的伸冤至少有九成的可信度,既然证据确凿,还有什么可说的,方原令秦展带着伸冤的百姓,杀向了东林书院。八一中文网启用新网址玛雅棋牌官网 www.jn7.org
皇冠游戏中心手机版 名门棋牌坑人 杰克棋牌手机版网址 名门2016棋牌怎么作弊
手机大洋棋牌官网 众博棋牌作弊器 乐乐棋牌手机版 天地棋牌功略
史上最好玩游戏 3099棋牌官网 91y快乐捕鱼手机版 波克棋牌下载
名门2016棋牌怎么作弊 注册送现金30元棋牌 辉煌娱乐官网 辉煌国际娱乐平台网址
名门棋牌坑人 名门2016棋牌游戏作弊 被名门棋牌骗了 斗地主30元提现
sitemap 乐乐棋牌游戏 乐逸棋牌游戏官方网站 注册棋牌送10元提现